Posted on Category:亚搏体育app官网入口2021苹果_入口2022

John Fredriksen白手起家的世界最大船东

当回顾弗雷德里克森全部的事业和成就时,很显然,大海是他的挚爱之源,并让他深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

约翰弗雷德里克森是世界上最大的船东,并是白手起家船王的典型代表。作为一个来自奥斯陆的高中辍学生,弗雷德里克森的辛勤工作和敏锐的直觉让他建立了一个13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包括近140艘油轮、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深水钻井平台)、散货船)以及其他船型。他广为人知的是他的幽默感、他用自己的资金承受风险的意愿以及他对投资者的恪守承诺(弗雷德里克森的公司已经有惊人的120亿美元的分红),弗雷德里克森已经能够将现代企业财务和风险管理与过时的“直觉”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关键是永远不要贪婪。”他说。

“航运业务是很简单的。你只需努力工作,关注所有的信息,并在有不错收入时迅速出手。我们永远不会只是坐在后面等着电话响起。”

“如果你想上市融资,你在开展业务时就真的需要像私人公司一样避免不必要的冒险。”

航运业的每一篇章都是由一代航运大亨来书写的,诸如丹尼尔路德维希(Daniel Ludwig)、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Aristotle Onassis)、埃林内斯(Erling Ns)、马尔科姆麦克莱恩(Malcolm McLean)、包玉刚、塔夫洛斯尼阿科斯(StavrosNiarchos)等传奇人物,企业家和对手们在汪洋大海上为至高地位而刀光剑影。正如托马斯杰斐逊(ThomasJefferson)曾经说过:“每一代人都需要一场新的革命。”

如今,能源便是这样一场新的革命,而它的领导人是约翰弗雷德里克森,世界上最大的私营船东。这位挪威大亨有着“海狼”和“海盗王” 的绰号,他掌控着120 亿美元的帝国,有近150 艘油轮、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深海钻井平台、干散货船以及其他不断变化的与海洋相关的资产集合。弗雷德里克森一度被称为“现代版的奥纳西斯”,现在他的身价是其希腊前辈的8 倍并继续增长着。

弗雷德里克森曾被冠以“神秘的亿万富翁”称号。他出身工人阶层, 白手起家建立自己的航运帝国的故事被广为流传。

当被问及成功的关键时,弗雷德里克森用他标志性的挪威口音轻柔地回答说:“航运业务是很简单的。你只需努力工作,关注所有的信息,并在有不错收入时迅速出手,”他补充说,“我们永远不会只是坐在后面等着电话响起。”这样的话从他这样一个贪婪的市场信息需求者、逍遥的交易商口中说出显得尤为深刻。

弗雷德里克森从无到有建立起一个数十亿美元的帝国是航运业的传奇故事。在16岁时他开启了进入航运业的卓越航程,当时他辍学去为一家挪威船舶经纪公司工作。作为一个奥斯陆船厂焊工的儿子,弗雷德里克森说进入航运业是他人生中一个重大决定,“我热衷于去世界各地,而那时航运业是挪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

在27岁时,弗雷德里克森独自开启了冒险之旅 在伊朗和伊拉克发生武装冲突期间运输伊朗石油。虽然,很多人都在躲避这个巨大的风险,弗雷德里克森却看到了机会。凭借其能衡量冲突事件可能结果的敏锐头脑以及执行计划的能力,弗雷德里克森已经能够在一个许多人拼命挣扎的行业内积累自己的财富。

与许多缺乏资金但雄心勃勃的船东相比,他的初步战略并没有特别之处,依靠与非常规路线的客户签订货物运输合同,弗雷德里克森建立了他的事业。他说:“起初,我们的策略是始终要比竞争对手更便宜地获得货物和购买船舶。”当手上有货物运输合同时,无论是通过购买还是期租获得船舶的控制权,都会容易得多。

“作为一个年轻人,我快步地穿梭在世界各地,在中东、新加坡、印尼,我获得了许多很好的合同,”他解释说,“我们设法在开罗、伊拉克、沙特和其他许多地方获得货物运输合同。在航运业,货物为王,一旦你向别人展示出你会努力做好货物运输工作时,他们便会给你更多的货物。”

早期,弗雷德里克森说,他的直觉是非常重要的。尽管如此,他在核查关键指标方面也做足了功课。“我们总是在寻找时机,以确保我们在价格较低时买入。我们会关注新船订单、经济前景,并寻找发展的趋势。”弗雷德里克森说。

弗雷德里克森与本书中的许多船东有着同样的观点,他说成功取决于始终待在“市场”之中,并在机会出现时能够迅速地抓住它。

在一个因夸夸其谈而出名的行业,弗雷德里克森在言语上却显得很谨慎。无论是在交谈或审查生意时,他都喜欢精简的沟通。面对复杂的航运交易,他的这种表达风格简直是一个挑战。在研究某个提议之前,他有一个重要标准:“如果一个交易不能在半张纸内解释清楚,我是不会感兴趣的。”

与竞争对手不同的是,弗雷德里克森非常乐于将自己的财富投入到对其投资者有利的交易中,并且与投资者一起获得丰厚的收益。“当有额外的钱时,我们会把它返还给支持我们的人。”他说。他所说的“额外的钱”在现实中的参照是其公司在过去10 年间向股东支付了总额接近120 亿美元的股息,这也让他获得了世界上最大的、最聪明的航运投资者的支持,包括富达公司(Fidelity)、索罗斯(Soros)和维京全球(Viking Global)。

杰里米克莱默(Jeremy Kramer)便是其中的一个投资者,他是纽伯格伯曼公司(Neuberger Berman)的一名投资组合经理,在10 年前他便开始投资于前线(Frontline)有限公司、Seadrill 公司以及其他弗雷德里克森的旗下公司。克莱默说,弗雷德里克森的吸引力在于投资者可以真正成为公司的股东。与股份和回报不成比例相反,弗雷德里克森给他自己和其他股东以每股相同的金额支付分红,“因为我们每股获得的分红金额相同,你会觉得你和他是平等的,”克莱默说,“他已经在行业内超出其他人并远远领先了,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他正在做的不仅仅是经营一家公司。你可以感觉到他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在他讨论航运业时你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闪闪发光。”

航运业中的众多首席执行官也佩服弗雷德里克森的眼界。海外船控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莫滕安特曾的公司曾经是弗雷德里克森一个潜在的收购目标,安特曾说这个挪威人对资本的有效利用和反周期的投注都是非常成功的,“他的反周期性投注运用了大量杠杆并最大限度地提高分红资金流。然后,他取出资金,并重新配置。在反周期的时机方面,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他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弗雷德里克森也赢得了美国投资者的支持,美国投资者从他的成功中受益,并在高达15%的税率下仍然获得了不错的股息,这提高了他在资本市场作为股东维护者的声誉。“如果说我从这个行业学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永远不要贪婪。”弗雷德里克森说,他放慢语速以强调这一点的重要性。

与许多白手起家并在困境中寻求发展的企业领导人一样,弗雷德里克森一直忠实于自己建立事业以来所遵守的指导原则追寻价值和规避风险。“我已经从事航运业52年了,前40年很挣扎,人们总是在好的时候陷入严重的麻烦。”他的意思是,在一个周期性行业里,人们花冤枉钱购入资产。“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考虑在一个交易中我可以失去多少,而不是我可以获得多少。”

如果说20 世纪80 年代弗雷德里克森在航运史上留下了他的印记,那么他在20 世纪90 年代中期的一系列收购则更大程度地决定了他如今的成就。《福布斯》(Forbes)杂志把他形容为一个“粗暴地饮酒狂欢,与收购目标斗狠”的油轮大亨,然而与现在的约翰弗雷德里克森谈话,你会发现其实他在那时是更加清醒和务实的。“我们一直在寻找价值,在那个时候,托尔奥拉夫特让姆(Tor Olav Tr鴌m)和我发现,我们可以通过购买公司股票的方式更便宜地获得船舶,所以我们便如此做了。”弗雷德里克森说,他提到的托尔奥拉夫特让姆是他的长期生意伙伴。

与经营资金宽裕、自满的法人实体、用别人的钱让自己获得不公平财务收益的发起人相去甚远,弗雷德里克森和特让姆不辞辛劳地工作,并大幅投资,他们收购了8 家上市公司。在1999 年,他们的收购达到了顶峰, 他们收购了一家濒临破产的名为“黄金海洋(Golden Ocean)”的超大型油轮(VLCC)公司,这家公司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曾经拖欠200 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

弗雷德里克森共计花费6 500 万美元,外加承担债务,获得了一个有20 艘新造超大型油轮的船队。不久之后,一艘名为“Prestige”的老旧油轮便沉没,77 000 吨重油流入大西洋,从而迫使承租人停止使用老旧船舶。该交易标志着弗雷德里克森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租船费率一夜之间上涨了3 倍。“我不确定我是否要做那笔交易,但托尔奥拉夫特让姆说, 如果我不做,他就会辞职,所以我便做了那笔交易。”弗雷德里克森则带着欢乐的笑声说:“有时候托尔奥拉夫特让姆是正确的。”

弗雷德里克森的收购狂潮让他获得的不仅仅是价格诱人的油轮,也让他建立了在资本市场上平等竞争的名声 无论是给予业外人最好交易的机会还是冒险将自己的财富投入到对其投资者有利的交易中。这种利益平衡是他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当你是在用自己的钱冒险时,你看问题便会有不同的视角,”他说,“如果你想上市融资,你在开展业务时就真的需要像私人公司一样避免不必要的冒险。”

当弗雷德里克森已经能够在资本市场上筹集数十亿美元时,他仍然努力对他的十几家上市公司保持非常紧密的联系并进行业务控制。“在这个行业,迅速做出决策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在等待原油油轮市场发展机会时,弗雷德里克森不甘坐以待毙。他的视野扩大到多个与能源相关的海事领域,从石油钻井到液化天然气运输船(LNG),并授权专业人才组成的团队在全世界搜寻,为充分利用每一个机会做好准备。

当被问起世界航运业的领导者时,弗雷德里克森停顿了一下,之后回到了一个我们熟悉的主题。“我认为如今极少数人在做着正确的事。我总是很羡慕萨米奥弗,”他说的是以色列航运和房地产大亨,萨米奥弗在2011年去世,享年89岁。“一般来说,那些行事正确的是诸如约翰安吉里考斯(John Angelicoussis)这样的私营船东,以及诸如穆勒(AP Moller)这样拥有船舶并代表自身的组织。目前,他们是最好的经营者。”

弗雷德里克森也将他的成功归功于快速交易的能力。“如果有一个很好的交易,我们将立即去做。一个上市公司可能需要一年来做出的决策,我们在一个小时内便可以决定。有一次,我们在午餐时讨论了3分钟,便以近6.50亿美元的价格买了一台钻井。”他笑着说。

当许多高管放慢生活节奏时,弗雷德里克森正比以往更加努力地工作。不仅通过其前线公司在萧条的原油油轮市场做反周期投资,还寄望于一些新趋势,比如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后市场对天然气运输需求的上升、深海钻井以及低油耗新造船的历史性低价等。

与大多数船东一样,弗雷德里克森对船舶业产能过剩感到担心。虽然, 他预计很多船厂会倒闭,但他认为这一过程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不过, 这也给像弗雷德里克森一样的船东带来了机会,他们拥有“简单”的组合:更多的经验、更好的信息、卓越的技术知识、似乎源源不绝的能量供应, 以及在一顿午餐时间做出数十亿美元决策的能力。“当我是最后一个站着的人时,那时我将真正地大赚一笔。”

弗雷德里克森很骄傲他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塞西莉(Cecilie)和凯瑟琳(Kathrine)正在参与他的业务。她们任职于董事会并在各种业务平台上工作以获取经验 从海上石油钻井平台业到油轮业,甚至养鱼业。当被问及他的遗产时,弗雷德里克森顿了顿,若有所思地回答:“我认为人们会记得Seadrill 公司,这是一个惊人的故事。从0 做到180 亿美元,我们仅用了短短的6 年,”他继续说,“但我希望我的遗产将使前线公司获得巨大的成功。”

当回顾弗雷德里克森全部的事业和成就时,很显然,大海是他的挚爱之源,并让他深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我最热爱的始终是航运业,即使我不得不为此更加努力地工作,”他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海上帝国》书摘:约翰弗雷德里克森(John Fredriksen)本文由中信出版社供稿)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